今天是:
债务法律咨询 债权风险预防
资信调查协查 各类债务清债
申请强制执行 客户债务应诉

承包人经营欠帐,发包人连带清偿

时间:2013年04月14日信息来源:东莞律师讨债网 点击: 字体:

摘要:案情原委    1999年4月22日,某技术学院总务处与员×昌签订了一份《水上餐厅承包协议书》,该协议规定:技术学院将其所有的水上餐厅(未办理营业执照)交由员×昌整体承包,承包期内员×昌自主经营,自负盈亏,经营范围是主、副食、小吃,不得超范围经营,并应接受总务处膳食科的管理;从业人员持证上岗,挂牌营业,所售食品价格必须事前经学院批准,不得自行定价,等。协议还规定了租金及缴付办法。协议签订后,员×昌即开始经营。期间,多次从粮油公司某粮油店赊购粮、油、面粉、大米等物,当

案情原委
    1999年4月22日,某技术学院总务处与员×昌签订了一份《水上餐厅承包协议书》,该协议规定:技术学院将其所有的水上餐厅(未办理营业执照)交由员×昌整体承包,承包期内员×昌自主经营,自负盈亏,经营范围是主、副食、小吃,不得超范围经营,并应接受总务处膳食科的管理;从业人员持证上岗,挂牌营业,所售食品价格必须事前经学院批准,不得自行定价,等。协议还规定了租金及缴付办法。协议签订后,员×昌即开始经营。期间,多次从粮油公司某粮油店赊购粮、油、面粉、大米等物,当时由水上餐厅的工作人员员×江、冯××、刘×等人给出具了收条、欠条,共计价值29685元,经粮油店多次催要一直未予付款。2000年4月,员×昌因经营不善,造成亏损,与技术学院解除了协议。同月26日,员×昌向技术学院提出申请,要求退还承包水上餐厅所交押金,并承诺在经营期间的债务由本人承担。粮油店于2000年12月18日向湖滨区人民法院起诉,要求依法判决。

争议焦点
    原告粮油店诉称:1999年7月12日至2000年3月20日间,被告技术学院“水上餐厅”从我店购粮油、面粉等共计价值29685元,该餐厅工作人员员×江、冯××、刘×等人打有收据、欠条,但经原告多次催要,被告却一直推脱不还,请求依法判令被告偿付所欠粮油款29685元及违约金。
被告技术学院辩称:原告所诉与事实不符,水上餐厅一直是对外出租,而不是承包。我院帐上反映不出欠原告粮油款,打收据的三人均不是我院聘用的工作人员。我院是和员×昌签订的租赁合同,不应负还款责任,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。   

法院审理
    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技术学院水上餐厅在员×昌承包期间多次从粮油店购买粮油价值29685元的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员×昌应对上述欠款负清偿责任。技术学院与员×昌之间所签承包协议虽然合同中(第四条)规定了租金及缴纳办法,但同时也规定了技术学院对员×昌经营过程中的经营范围、经营方式等方面行使管理职权,双方已事实上形成了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。该协议应属经营承包协议,技术学院对员×昌在承包期间的债务依法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。员×江、冯××、刘×水上餐厅工作期间所打的收条属职务行为,其行为的后果应由承包人承担,故上述三人依法不负还款责任。故判决,由被告员×昌偿付粮油店欠款29685元,并支付违约金(每日按欠款总额的万分之二点一计算,自2001年12月26日起付至还款之日);被告技术学院对上述欠款负连带清偿责任。
    技术学院不服原审判决,向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二审法院经审理后,认为:技术学院与员×昌所签订的协议符合承包协议的法律特征,应属承包性质。……技术学院虽与员×昌约定承包期间的债务由承包人承担,但这仅是发包方与承包方之间的约定,对债权人并不产生约束力,况且该餐厅本身就是技术学院内部食堂,是为学院师生就餐而兴办,既未办理营业执照又不对外经营,粮油店在此情况下,有理由相信该餐厅系技术学院所办,技术学院因此应对下欠粮油店粮油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无不当。故于2001年12月12日判决:“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”
    终审判决生效后,技术学院仍不服,又提请市中级人民法院予以再审。其申诉称:技术学院与员×昌之间的合同名为承包,实为租赁。一、二审法院认定只让员×昌承担还款义务是错误的。技术学院不应承担责任。被申请人粮油店辩称:水上餐厅订立的就是承包协议,技术学院认为协议中有租金字样就是租赁合同,是错误的。中止协议为员×昌一人所为,不涉及他人;且该协议是围绕技术学院的辩解而制订的假协议。没有证据证明员×昌是合伙。市中院决定予以再审,经审理后认为:技术学院与员×昌订立的水上餐厅承包协议,明确规定了员×昌承包的经营范围、上岗条件、食品价格、售饭时间、租金交纳、安装售饭机、供水电暖维修、餐桌、服务对象本院师生等管理、监督检查的限制性规定,充分体现了技术学院对承包人的约束和管理,该协议符合承包协议的法律特征,因此技术学院申诉称名为承包、实为租赁的理由不能成立。水上餐厅所签协议只有员×昌一人所签,协议内容未涉及他人,故仅凭员×昌本人认可是合伙经营的理由不足。水上餐厅是技术学院内部餐厅,只对学院师生兴办,并不对外经营,且未办理营业执照,进技术学院大门也要登记,实属内部餐厅,粮油店在此情况下,有充分理由相信该餐厅系技术学院所办,原审法院判决技术学院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无不当。技术学院申诉经查理由不足,本院不予支持。故于2005年3月21日判决:“维持本院(2001)三经终字第99号民事判决和湖滨区人民法院(2001)湖经初字第38号民事判决。”

律师点评
我国《合同法》第125条,对合同的解释予以明确规定:“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,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、合同的有关条款、合同的目的、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,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。”就本案双方争议的水上餐厅承包协议来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 案例
延伸阅读: